唯一在世的希特勒试毒女,唯一生还者

图片 1

文章出处历史说www.lishiqw.com

摘要

就在这段时间里,沃尔克命运的悲剧开始了。有一天晚上,一名党卫军军官沿着梯子爬进了她睡觉的房间,强奸了她,沃尔克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她从未感觉如此无助,她回忆道,“转天早晨,那架梯子仍然在那里。”

具Margot·Wölk回忆,希特勒是一个素食主义者,他从来不吃肉,食物基本都是蔬菜和水果,“尽管非常美味,但每一天我们都生活在恐惧之中,每天都害怕吃到的是最后的晚餐。”

本文来源:《新京报》2013年5月5日第B07版,作者:储信艳,原题:《希特勒的“试毒女”》

剥皮的白色芦笋,蒸过之后佐以秘调酱汁和上等黄油,辣椒,豌豆,小番茄调成的酱汁淋在热腾腾的意粉或者米饭上,还有最新鲜的蔬菜瓜果和沙拉,1941年,在这个普通德国人只能在面包上摸稀释人造黄油的年代,玛格特·沃尔克正享用着这样丰盛的午餐。

白色的剥皮芦笋,蒸过后配上美味调味汁,最妙的是,里面有上等的黄油,热腾腾的飘着香味儿。此时,普通德国人正在往面包上抹稀释过的人造黄油,甚至连咖啡都没得喝。在食不果腹的战争岁月,她可以吃到最美味的食物,因为她要为希特勒的美食试毒,95岁的德国老妇人玛格特·沃尔克娓娓道来那段尘封的往事,她是希特勒唯一幸存的试毒女郎,其他14名女孩已被枪决,但她并未因死里逃生而成为历史的幸运儿,在沃尔克看来,个人的生命已经死了,那段历史将她毁了。

她不是皇亲国戚,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政治人物,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24岁少女,在食不果腹的战争年代,她可以吃到最美味新鲜的食物,只因为她是希特勒的试毒员。

1.在“狼穴”为希特勒试菜

1917年,Margot·Wölk出生在柏林,二战时她的丈夫加入了德军,从此杳无音讯,Margot·Wölk只能认定丈夫已经去世

为希特勒试毒的秘密,玛格特·沃尔克一直深藏心底,对丈夫都没透露,直到95岁,她才公之于世。

而德军这时候正大规模的招收纳粹人士,她坚持拒绝加入,她的父亲也同她一样,不想成为一个冷血的刽子手。

在那个青春遭遇战火的岁月,和很多少女一样,她的命运注定在历史的洪流中成为身不由己的悲剧。那时沃尔克20多岁,她和其他14个女孩成为希特勒的试毒员。

后来,盟军炸毁了她在柏林的公寓,为了找寻一个容身之处,Margot·Wölk只好从柏林逃往东普鲁士的格罗斯·帕特斯奇村,这里是她丈夫的老家,她的婆婆为她提供了一所乡间小屋,供她居住。

在希特勒的“狼穴”(防空碉堡,希特勒“老巢”之一,今在波兰境内)附近,沃尔克在2年多时间里为希特勒试吃每一道菜肴,有如行走在刀刃上。

Margot·Wölk在这里享受了一段悠闲的田园时光,纷飞的战火似乎没有蔓延到这里,但令Margot·Wölk没有想到的是,距离她住的不远处,就是“狼穴”

“希特勒是素食主义者。我没试吃过一块肉。”沃尔克说,“希特勒总是幻想英国人要毒杀他,因此他找了15个女孩为他试毒。”

“狼穴”是希特勒在二战中设立的一个东部前线军事总部,是为了入侵苏联而建的,这里由一系列地堡和碉堡组成,四周密布着铁丝网和数不清的地雷。

“只有最好的蔬菜,芦笋、甜椒。经常佐以米饭或者意大利面条,非常美味。”她回忆说,“但我们活在恐惧中,从来不能享受美食。我们听说了下毒传闻,每天都害怕吃到最后的晚餐。”

而不幸的是,格罗斯·帕特斯奇村的负责人正是一名纳粹,他把Margot·Wölk的到来告诉了党卫军

沃尔克的故事充满了恐惧和战争的创伤。她坚称自己从未加入纳粹党,但由于羞耻和害怕遭审判,直到生命的黄昏,她才说出这段经历。

123显示全文

2.和其他14个女孩一同试毒

沃尔克曾拒绝加入纳粹青年组织,她的父亲也拒绝加入纳粹党。但她为何会成为试毒员呢?

在她看来那是命运的阴差阳错,她出生在柏林,二战时丈夫加入德军,之后不知所踪。1941年冬,为躲避轰炸,沃尔克从柏林逃出来,前往今天波兰境内一个小村庄投奔亲人。

“我能去哪里呢?”沃尔克在柏林的公寓被摧毁,丈夫参军后杳无音信,只有去那里才能投靠亲人。

沃尔克住在亲戚家带花园的大房子,这是战争年代难得的田园牧歌。但距此不到3公里的地方,就是希特勒的“狼穴”。她被德军强行编入平民服务组,成为试毒员。

每天早上8点钟,党卫军的士兵会在楼下叫她起床。沃尔克必须每天去军营报到,但只有希特勒在“狼穴”时,才会被安排去试毒。

在“狼穴”附近有一座兵营,这是为“狼穴”做饭的地方。中午时,服务人员在盘中装满蔬菜、调味料、面条和外国水果,这时15名担任试毒员的姑娘逐个试吃。

一小时后,食物被证明没有问题,纳粹党卫军才会用板条箱将菜肴送入“狼穴”,供希特勒享用。通常试吃的食物都放在一个盘子里,只送给希特勒一个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